<noframes id="b9399"><form id="b9399"></form>

      <form id="b9399"><th id="b9399"><th id="b9399"></th></th></form>

        <em id="b9399"></em>

          <noframes id="b9399"><form id="b9399"><th id="b9399"></th></form>
            <form id="b9399"><th id="b9399"><progress id="b9399"></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b9399"><noframes id="b9399">

            民商事實務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民商事實務中心 > 勞動爭議 > 經典案例 > 

            陳忠與重慶凱陽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追索勞動報酬糾紛二審

            時間:2018-06-19 16:44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5)渝一中法民終字第03326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重慶凱陽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住所地重慶市南岸區。
            法定代表人:肖桂龍,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歐理益,重慶紅剛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陳忠。
            委托代理人:傅鐳,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重慶凱陽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凱陽公司)與被上訴人陳忠追索勞動報酬糾紛一案,重慶市江北區人民法院于2015年4月16日作出(2014)江法民初字第05630號民事判決,凱陽公司對該判決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由審判員李盛剛擔任審判長,代理審判員康煒主審,與代理審判員喬艷組成合議庭于2015年7月22日、7月29日對本案進行了審理,上訴人凱陽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歐理益,被上訴人陳忠及其委托代理人傅鐳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法院審理查明:陳忠于2012年2月27日入職凱陽公司從事機修鉗工工作。同年5月2日,雙方簽訂了一份勞動合同期限從2012年5月1日起至2013年4月30日止的勞動合同;2013年5月1日,雙方又續簽了合同期限從2013年5月1日起至同年8月7日止的勞動合同。兩份勞動合同均約定陳忠每月基本工資為5500元,每周休息日為周日。2012年10月9日,陳忠在工作時不慎手指受傷,經重慶紅嶺醫院診斷為左環指末節擠挫完全離斷傷,其在該院住院治療至同年11月5日出院,住院天數27天。同年11月15日,重慶市南岸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陳忠所受傷害為工傷。2013年1月2日,陳忠恢復上班。同年1月30日,重慶市南岸區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作出陳忠傷殘十級,無護理依賴的鑒定結論。同年7月20日,陳忠與凱陽公司簽訂《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雙方協商一致解除了勞動合同。同日,陳忠辦理了離職交接手續。同年8月7日,凱陽公司為陳忠出具了《終止(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并于同年8月16日為陳忠辦理了失業保險登記。同年9月18日,陳忠向重慶市南岸區勞動保障監察執法隊投訴凱陽公司。2014年4月30日、同年5月19日,陳忠就2012年2月27日至2013年6月30日期間的基本工資差額以及工傷期間差額工資、2012年4月差額工資分別向重慶市江北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因該委逾期均未受理,同年7月1日,陳忠訴至一審法院。
            庭審中,陳忠先主張每月應發工資為9000元,后又主張每月應發工資為10210元,包含基本工資5500元、績效獎金300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現場管理補貼200元、加班工資1000元、高溫補貼150元,但涉及以應發工資10210元計算的均以訴訟請求金額為限予以主張。陳忠對2013年7月、8月工資按9210元/月主張。
            庭審中,關于試用期的問題,陳忠主張為一個月,凱陽公司主張為兩個月。
            陳忠一審訴稱:我于2012年2月27日到被告處上班,從事機修鉗工、數控機床大修工作。雙方約定試用期為一個月,試用期間每月基本工資5500元,轉正后每月基本工資7000元。我每月應得工資應由基本工資5500元、績效工資、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150元、加班費、高溫補貼150元組成。雙方協商一致后,我按照被告的要求,填寫了招工登記表、入職登記表等,辦理完入職手續后上班。2012年5月2日,被告與我簽訂了合同期限從2012年5月1日起至2013年4月30日止的勞動合同,但被告未將雙方2012年2月27日至同年4月30日期間的事實勞動關系載入勞動合同內,且勞動合同中僅載明我每月基本工資為5500元,而非雙方約定的轉正后每月基本工資7000元。我與被告勞動關系存續期間,被告每月均安排我加班,但并未安排換休,且每月均未足額支付我工資和加班工資。2012年2月27日至2013年8月7日期間,我尚余3天年休假未休,但被告亦未依法折薪支付給我。2012年10月9日,我在工作中遭受工傷,被告至今未向我支付工傷保險待遇。2013年8月7日,被告單方面向我出具了終止(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解除了與我的勞動關系。同年8月15日,被告應我多次要求后,與我補簽了2013年5月1日至同年8月7日的勞動合同,我在被告的脅迫下,將簽訂時間寫為2013年5月1日。被告于同年8月16日向相關行政部門移交了我的檔案和社會保險轉移手續,但最終還是沒有支付我勞動報酬、工傷保險待遇、經濟補償金等。我于同年9月18日向重慶市南岸區勞動監察大隊進行了投訴,后又分別于2014年4月30日和5月19日向重慶市江北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了仲裁,但該委均逾期未受理?,F請求法院判令:1、被告支付我2012年2月27日至2013年6月30日期間未足額支付的基本工資差額41589.20元(5500元/月×17個月-51910.80元),加付逾期不支付賠償金20794.60元(41589.20元×50%);2、被告支付我2012年10月至同年12月工傷期間差額工資12205.20元(10210元/月×3個月-4794.80元-5000元-5000元,以此計算金額為15835.20元,原告僅要求12205.20元),加付逾期不支付賠償金6102.60元(12205.20元×50%);3、被告支付我2012年4月差額工資5500元(10210元-3500元,以此方式計算金額為6710元,原告僅要求支付5500元),加付逾期不支付賠償金1375元(5500元/月×50%,以此方式計算金額為2750元,原告僅要求1375元)。
            陳忠為證明其所主張的事實,在一審法院開庭審理時舉示了以下證據:
            1、《勞動合同》2份(復印件加蓋沙坪壩區失業職工檔案管理中心業務專用章鮮章),均載明崗位為機修鉗工,月工資5500元,每周休息日為周日等內容。其中,2012年5月2日《勞動合同》載明合同期限為一年,從2012年5月1日至2013年4月30日止;2013年5月1日《勞動合同》載明合同期限從2013年5月1日至2013年8月7日止。陳忠還陳述該2份合同系凱陽公司在為其辦理失業保險手續時提交給社保機構的。擬證明其每月基本工資金額、勞動合同期限、工作內容、每周工作時間等內容。
            2、2013年8月7日《終止(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載明凱陽公司(甲方)與陳忠(乙方)于2013年5月1日訂立(續訂)了有固定期限合同,即從2013年5月1日起至2013年8月7日止;現對該勞動合同按《勞動合同法》第44條第1項終止(解除)勞動合同;被終止(解除)勞動合同的勞動者,憑本通知書到本人戶口所在地區縣勞動就業服務管理機構辦理失業登記手續等內容。擬證明凱陽公司在2013年8月7日與其解除了勞動關系以及解除勞動關系的原因。
            3、錄音光盤1張,擬證明被告承認其每月基本工資為5500元、加班工資按每月5500元為基數計算、年休假未休足、高溫補貼為每月150元,以及凱陽公司系單方解除勞動關系等事實。
            4、《2013年7月加班加點申報表》(復印件),載明申報人陳忠;7月2日,類別加點,工作地點為魚洞大江廠,項目名稱為永進機床,工作內容為維修X、Y軸間隙大;工作起止時間為17點30分至18點30分,核定時間為1小時;7月3日,類別加點,工作地點為魚洞大江廠,項目名稱為永進機床,工作內容為維修液壓系統;工作起止時間為17點30分至20點30分,核定時間為3小時;7月4日,類別加點,工作地點為南方天合,項目名稱為組合機床,工作內容為拆組合機床到二村工廠,工作起止時間為12點至13點、17點30分至22點,核定時間為5.5小時;7月6日,類別加點,工作地點為望江至李家沱,項目名稱為郵控銑床,工作內容為拆運郵控銑床,工作起止時間為12點至13點,核定時間為1小時;6月30日,類別加班,工作地點為魚洞大江廠,項目名稱為永進機床,工作內容為維修潤滑系統,工作起止時間為8點30分至17點30分,核定時間為8小時。部門主管審核簽字欄有簽名,考勤人員和經理簽字欄無簽名。擬證明其在2013年6月30日、7月2日、7月3日、7月4日、7月6日存在加班加點的事實。
            5、《逾期未作出決定證明書》及仲裁申請書,擬證明本案已經過仲裁前置程序。
            6、《凱陽大修中心生產進度表》(復印件)、短信照片14張,其中,《凱陽大修中心生產進度表》載明工作令號KYGZ120703,投產日期2012年8月1日,完工日期2012年9月15日,項目負責人陳忠等內容;短信照片系陳忠與凱陽公司鄧春梅的短信記錄。擬證明其在2012年沒有休高溫假的事實。
            7、《重慶市職工個人繳納失業保險費登記卡》(復印件蓋具重慶市沙坪壩區就業服務管理局失業保險科檔案復印鮮章),載明填表單位為凱陽公司,填表日期為2013年8月15日,參保時間為2012年5月至2013年7月。擬證明凱陽公司于2013年8月15日為陳忠辦理了申領失業保險的手續,并向社保部門提供了勞動合同。
            8、(1)《事故傷害報告表》(復印件),載明了陳忠基本信息、事故發生時間、經過及結果、已參加工傷保險的事實以及重慶紅嶺醫院初步診斷意見為左環指末節擠挫完全離斷傷,處理意見為住院手術治療,凱陽公司同意申報工傷等內容;(2)《重慶市工傷職工醫療(康復)住院申報表》(復印件),載明了陳忠基本信息、工傷臨床診斷、主要癥狀、工傷保險協議醫療機構和工傷保險經辦機構出具意見及蓋具印章等內容;(3)《認定工傷決定書》,載明用人單位名稱為凱陽公司,受傷害職工姓名為陳忠,受傷害經過、醫療救治的基本情況和診斷結論為:2012年10月9日,凱陽公司職工陳忠在調整機床動力頭時被夾具壓傷左手環指,經重慶紅嶺醫院治療診斷為:左手環指末節擠挫完全離斷傷,屬于因工受傷等;(4)《勞動能力鑒定(確認)結論通知書》(復印件)。載明傷情為左手環指末節短縮并陳舊性骨折,鑒定結論為十級,無護理依賴;(5)工傷職工勞動能力鑒定(確認)文書送達回證(復印件),載明《勞動能力鑒定(確認)結論通知書》于2013年1月30日由重慶市南岸區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直接送達給凱陽公司行政王蘭;(6)入院記錄、出院記錄,載明陳忠的入院時間、出院時間以及診療情況。擬證明陳忠2012年10月9日遭受工傷以及同年10月12日凱陽公司為其申報了工傷的事實,陳忠還陳述其2012年11月5日出院后在家休養治療,2013年1月2日恢復上班。
            9、申請一審法院向重慶市南岸區勞動保障監察執法隊調取的《重慶市南岸區勞動保障監察接待來訪人員登記表》及詢問筆錄。載明2013年9月18日,陳忠向重慶市南岸區勞動保障監察執法隊投訴反映稱:1、凱陽公司未向陳忠支付2013年7月1日至同年8月7日期間的工資10665.30元;2、凱陽公司與陳忠本人勞動合同約定每月基本工資為5500元。重慶市南岸區勞動保障監察執法隊處理情況及結果為:9月22日,電話聯系楊萍,無人接聽;9月24日電話聯系楊萍,其回復需要核實一下財務支付工資的問題,然后答復我科;9月25日,單位楊萍來我科說明情況,并提供勞動者7月1日至7月20日的考勤,7月20日簽的解除合同協議書,8月支付7月工資的記錄單,并不存在未支付工資的情況,只是雙方提供的合同關于工資項有異議,該情況已告知勞動者,如不屬實可申請仲裁;10月10日,單位來人稱該勞動者已向江北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電話聯系勞動者,情況屬實。因陳忠提起訴訟,重慶市南岸區勞動保障監察執法隊未予受理立案,該隊稱沒有陳忠申請調取的限期支付通知書、考勤表等材料。
            凱陽公司一審辯稱:被告每月實際支付給原告的基本工資已遠超雙方勞動合同中約定的基本工資金額,不存在未足額支付基本工資的情況;原告工傷期間被告均以每月5000元的標準支付原告工資,該標準已經超過原告受傷前7個月的平均工資;被告2012年4月已支付原告3500元,該工資已超過雙方在勞動合同中約定的基本工資金額,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凱陽公司為證明其抗辯意見,在一審法院開庭審理時舉示了以下證據:
            1、《勞動合同》2份,其中,2012年5月2日勞動合同載明合同期限為一年,從2012年5月1日至2013年4月30日止,每周休息日為周日,月工資1300元;2013年5月1日勞動合同載明合同期限從2013年5月1日至2014年4月30日止,每周休息日為周日,月工資1335元。擬證明陳忠每月基本工資為1300元和1335元,以及第二份勞動合同的期限。
            2、2013年7月20日《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載明甲方凱陽公司,乙方陳忠;甲乙雙方于2012年5月1日簽訂勞動合同,現甲乙雙方同意解除勞動合同關系,經雙方協商一致,簽訂本協議如下:(1)自2013年7月20日起,解除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雙方的權利義務隨之終止;(2)甲方為乙方繳納基本養老保險金、基本醫療保險金、失業保險金、工傷保險金、生育保險金至2013年7月20日止;(3)甲方根據相關勞動法規和規定,向乙方提供勞動合同解除的證明并辦理相關退供手續;(4)乙方應當于本協議簽訂后3日內妥善辦理所有工作移交手續,離職后不得做出有損公司名譽或利益之行為;……(7)本協議是解決雙方之間勞動爭議的所有安排和規定,雙方之間不再存在其他任何勞動爭議;(8)本協議書一式三份,各份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甲乙雙方各持一份,另一份留存乙方本人檔案,自雙方簽署之日起成立并生效等內容。尾部分別有凱陽公司蓋具印章及其法定代表人簽名,陳忠簽名并捺印。擬證明凱陽公司與陳忠已于2013年7月20日協商一致解除了勞動關系。
            3、2012年2月至2013年7月的工資單,載明陳忠的工資組成及金額等內容。工資組成包括工資(即基本工資)、績效工資、電話補貼、誤餐補貼、全勤獎、加班、高溫補貼、現場管理補貼等,扣款包括保險和考勤。2012年2月基本工資2400元、績效工資1050元、全勤獎50元,合計3500元,到職前扣款3230.80元,實發269.20元。2012年3月基本工資2400元、績效工資1050元、全勤獎50元,合計3500元,實發3500元。2012年4月基本工資2400元、績效工資1050元、全勤獎50元,合計3500元,實發3500元。2012年5月基本工資2440元、績效工資132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現場管理補貼200元、加班216.30元,合計4536.30元,實發4536.30元。2012年6月基本工資2440元、績效工資120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50元、加班677.90元、現場管理補貼200元,合計4817.90元,保險扣款262元、考勤扣款76.90元,實發4479元。2012年7月基本工資2440元、績效工資120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加班187.40元、現場管理補貼200元、高溫補貼150元,合計4537.40元,保險扣款155.90元,實發4381.50元。2012年8月基本工資1667元、績效工資A2325.50元、績效工資B2091.60元、高溫補貼150元,合計6234.10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6085.20元。2012年9月基本工資1667元,績效工資A1470.80元、績效工資B1129.70元、高溫補貼150元、補7月加班274元、補8月職務補貼200元,合計4891.50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4742.60元。2012年10月基本工資4166.80元、績效工資A635.20元、績效工資B-7.20元,合計4794.80元,保險扣款135.50元,實發4659.30元。2012年11月、12月基本工資5000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4851.10元。2013年1月基本工資3140元、績效工資150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合計5000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4851.10元。2013年2月基本工資3140元、績效工資150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加班288.50元,合計5288.50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5139.60元。2013年3月基本工資3490元、績效工資165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50元,合計5440元,保險扣款148.90元、考勤扣款211.50元,實發5079.60元。2013年4月基本工資3490元,績效工資165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加班1031.20元,合計6531.20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6382.30元。2013年5月基本工資3490元、績效工資165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加班357元,合計5857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5708.10元。2013年6月基本工資3490元、績效工資1485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加班614元,合計5949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5800.10元。2013年7月基本工資3490元、績效工資165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150元、加班733.80元,合計6073.80元,保險扣款1209元、考勤扣款2326.80元,實發2538元,另還發放了高溫補貼98元。擬證明陳忠每月工資情況、受傷前7個月的平均工資金額以及已向其發放了高溫補貼、加班費等事實。凱陽公司還陳述,工資單上的加班費系正常工作時間的延時加班費,不包括休息日加班費。
            4、《請假條》3張、《員工調休申請單》2張、《關于高溫放假通知》。其中,2013年5月23日《請假條》及《員工調休申請單》載明請年休假1天,5月24日8時30分至5月24日17時30分,原因為家中房屋拆遷?!秵T工調休申請單》審簽欄有副總經理邱建、行政部楊萍簽名,注明休年假1天,年假余4天。同年6月20日《請假條》及《員工調休申請單》載明請年休假1天,原因為家中房屋拆遷,《員工調休申請單》審簽欄有副總經理邱建、行政部楊萍簽名,注明休年假1天。2013年7月1日《請假條》載明茲因家中房屋拆遷,需要請假從2013年7月17日8時30分到2013年7月18日17時30分,共2天?!蛾P于高溫放假通知》載明根據法律有關規定和重慶近期天氣情況,公司經研究決定,從2012年7月30日起至8月5日止放高溫假,8月6日正常上班。本次高溫假包括在年休假中,如根據相關規定,高溫假不足以沖抵本年度年休假的員工,可以向公司另行提出年休假申請,公司將根據工作情況予以合理安排等內容。擬證明陳忠在凱陽公司工作期間已休年休假3天,并且凱陽公司還以放高溫假的形式安排其休了年休假以及為其放了高溫假的事實。
            5、重慶市失業職工介紹信存根,載明姓名陳忠、性別男、1964年11月20日出生、職務鉗工、參加工作時間2012年5月1日,失業保險繳費年限1年、月工資標準1335元、工資發放至2013年7月、失業原因系協商離職等。擬證明雙方系協商離職,陳忠月工資標準為1335元以及勞動關系解除時間為2013年7月20日的事實。
            6、離職交接結算手續(復印件),載明離職人員陳忠;所屬部門郵控部大修組;離職事由勞動合同或勞動關系終止;離職時間2013年7月20日。工程項目、部門工作、物資管理部門、人事、財務項下均有接收人或項目負責人/部門主管簽字,并有行政助理、分管副總經理及總經理簽字。擬證明雙方于2013年7月20日簽訂《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的當天,陳忠即辦理了離職手續。
            7、申請一審法院向重慶市沙坪壩區就業服務管理局失業保險科調取的陳忠舉示的兩份勞動合同原件以及《個人人事檔案委托保管登記表》?!秱€人人事檔案委托保管登記表》載明檔案編號:1241;姓名:陳忠;送檔人簽名:陳忠;存檔日期:2013年8月16日及其身份證號碼、通信地址、聯系電話等內容。擬證明系陳忠將勞動合同交至社保機構以及陳忠對勞動合同進行了篡改。
            8、申請對陳忠舉示的兩份勞動合同以及凱陽公司舉示的兩份勞動合同前后頁內容是否為同一臺打印機連續打印形成進行鑒定所作出的司法鑒定意見書,載明陳忠舉示的兩份勞動合同第1頁與第2、3頁不是同一臺打印機非連續性打印形成;凱陽公司舉示的2012年5月2日勞動合同3頁均為同一臺打印機連續打印形成;凱陽公司舉示的2013年5月1日勞動合同第1頁與第2、3頁為同一臺打印機非連續性打印形成。
            一審法院認為,用人單位應當按照約定和相關規定及時足額向勞動者支付工資。根據一審法院采納的陳忠舉示的兩份勞動合同,雙方約定基本工資為5500元/月,故凱陽公司存在未足額支付工資的事實。
            關于陳忠要求凱陽公司支付2012年2月27日至2013年6月30日期間未足額支付基本工資差額41589.20元,加付逾期不支付賠償金20794.60元的訴訟請求。凱陽公司主張雙方約定試用期為兩個月,但并未舉示證據證明,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故一審法院對陳忠自認的一個月試用期予以確認,即2012年3月。陳忠主張其2012年4月基本工資為5500元,一審法院予以支持。陳忠未舉證證明雙方約定在2012年2月27日至同年3月31日期間基本工資為5500元/月,故一審法院對陳忠要求補足該期間基本工資差額的主張不予支持。凱陽公司在2012年4月1日至2013年6月30日期間應支付陳忠基本工資82500元(5500元/月×15個月),因凱陽公司在上述期間已支付陳忠基本工資47460.80元(2400元+2440元+2440元+2440元+1667元+1667元+4166.80元+5000元+5000元+3140元+3140元+3490元+3490元+3490元+3490元),故還應支付陳忠基本工資35039.20元。因陳忠于2013年9月18日向重慶市南岸區勞動保障監察執法隊進行了投訴,結合對凱陽公司提供的勞動合同的認定情況及事實查明情況等因素,凱陽公司還應支付陳忠逾期不支付基本工資的賠償金17519.60元(35039.20元×50%)。
            關于陳忠要求凱陽公司支付2012年10月至同年12月工傷期間差額工資12205.20元,加付逾期不支付賠償金6102.60元的訴訟請求。陳忠2012年10月9日因工受傷后治療休養至2013年1月2日恢復上班。期間,其應當按照相關規定享受工傷待遇。故其要求凱陽公司支付工資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關于陳忠要求凱陽公司支付2012年4月差額工資5500元,加付逾期不支付賠償金1375元的訴訟請求。陳忠主張其2012年4月應發工資為10210元,包含基本工資5500元、績效獎金300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現場管理補貼200元、加班工資1000元、高溫補貼150元。(1)基本工資,凱陽公司該月應支付陳忠基本工資5500元,陳忠在本案第一項訴訟請求中已主張過2012年4月的基本工資差額,因不得重復主張,故對該部分請求,一審法院不予支持。(2)績效獎金,因績效獎金存在由用人單位根據經營狀況、勞動者工作情況等因素綜合確定的性質;陳忠2012年2月至4月每月績效獎金均為1050元,同年5月至7月每月績效獎金為1300元左右,陳忠主張其績效獎金為3000元,但未舉示相應依據,故一審法院對其主張不予采納??冃И劷鸩糠忠粚彿ㄔ喊磩P陽公司實際發放金額予以確認。(3)電話補貼和誤餐補貼,陳忠每月電話補貼均為50元,誤餐補貼為260元(有兩個月為250元),凱陽公司未舉示證據證明該月不應給陳忠發放電話補貼和誤餐補貼,故對陳忠的該兩項主張,一審法院予以支持。(5)全勤獎,凱陽公司本月已向陳忠發放全勤獎50元,一審法院按凱陽公司實際發放金額予以確認。(6)現場管理補貼,凱陽公司未舉示證據證明應當支付或不應支付現場管理補貼的情形及金額,應自行承擔不利后果,對陳忠主張的現場管理補貼,一審法院予以支持。(7)加班工資,陳忠未舉示證據證明該月存在加班的事實,故一審法院對陳忠的該項主張不予支持。(8)高溫補貼系對夏季高溫天氣下工作的特殊補貼,陳忠主張2012年4月高溫補貼,應舉證證明符合發放情形,因陳忠未舉示相關證據,該項請求缺乏事實依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綜上,凱陽公司應支付陳忠2012年4月工資7110元(基本工資5500元+績效工資105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現場管理補貼200元),扣除實際已經支付的3500元和本案第一項訴訟請求中已經支持的基本工資差額3100元,凱陽公司還應支付陳忠510元。因陳忠于2013年9月18日向重慶市南岸區勞動保障監察執法隊進行了投訴,結合對凱陽公司提供的勞動合同的認定情況及事實查明情況等因素,凱陽公司還應支付陳忠逾期不支付工資的賠償金255元(510元×50%)。
            一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五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三十條第一款、第八十五條第(一)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第六十四條、第七十一條之規定,判決“一、重慶凱陽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日內支付陳忠2012年4月1日至2013年6月30日期間基本工資差額35039.20元及逾期未支付的賠償金17519.60元。二、重慶凱陽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日內支付陳忠2012年4月未足額支付的工資510元(基本工資差額除外)及逾期未支付的賠償金255元。三、駁回陳忠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5元,由重慶凱陽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負擔?!?/div>
            凱陽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或依法改判;2、一、二審案件受理費由陳忠負擔。主要事實和理由:1、一審法院依據陳忠提交的勞動合同認定陳忠的月基本工資標準為5500元證據不足,社保機構存檔的勞動合同是陳忠向社保機構提交的,鑒定結論表明陳忠偽造了勞動合同中工資標準部分,不應采信;2、凱陽公司舉示由陳忠簽名的工資發放單表明凱陽公司已經按勞動合同的約定足額支付了陳忠的工資;3、一審法院適用法律錯誤。
            陳忠二審答辯:請求駁回凱陽公司的上訴請求。
            二審查明:2012年5月2日,陳忠與凱陽公司簽訂勞動合同,以及2013年5月1日續簽勞動合同。勞動報酬中月工資標準均為5500元,支付加班工資按凱陽公司規定執行,發薪日為次月15日。工作時間均為每周休息日為周日。本合同各執一份。
            另查明:工資單載明陳忠的工資組成及金額等內容。工資組成包括工資、績效工資、電話補貼、誤餐補貼、全勤獎、加班、高溫補貼、現場管理補貼等,扣款包括保險和考勤。2012年4月基本工資2400元、績效工資1050元、全勤獎50元,合計3500元,實發3500元。2012年5月基本工資2440元、績效工資132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現場管理補貼200元、加班216.30元,合計4536.30元,實發4536.30元。2012年6月基本工資2440元、績效工資120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50元、加班677.90元、現場管理補貼200元,合計4817.90元,保險扣款262元、考勤扣款76.90元,實發4479元。2012年7月基本工資2440元、績效工資120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加班187.40元、現場管理補貼200元、高溫補貼150元,合計4537.40元,保險扣款155.90元,實發4381.50元。2012年8月基本工資1667元、績效工資A2325.50元、績效工資B2091.60元、高溫補貼150元,合計6234.10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6085.20元。2012年9月基本工資1667元,績效工資A1470.80元、績效工資B1129.70元、高溫補貼150元、補7月加班274元、補8月職務補貼200元,合計4891.50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4742.60元。2012年10月基本工資4166.80元、績效工資A635.20元、績效工資B-7.20元,合計4794.80元,保險扣款135.50元,實發4659.30元。2012年11月、12月基本工資5000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4851.10元。2013年1月基本工資3140元、績效工資150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合計5000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4851.10元。2013年2月基本工資3140元、績效工資150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加班288.50元,合計5288.50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5139.60元。2013年3月基本工資3490元、績效工資165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50元,合計5440元,保險扣款148.90元、考勤扣款211.50元,實發5079.60元。2013年4月基本工資3490元,績效工資165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加班1031.20元,合計6531.20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6382.30元。2013年5月基本工資3490元、績效工資1650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加班357元,合計5857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5708.10元。2013年6月基本工資3490元、績效工資1485元、電話補貼50元、誤餐補貼260元、全勤獎50元、加班614元,合計5949元,保險扣款148.90元,實發5800.10元。
            二審查明的其他事實與一審查明的其他事實相同。
            本院認為,根據陳忠的訴訟請求以及凱陽公司的上訴請求及上訴理由,本案爭議焦點為:1、雙方提交的勞動合同的認定及陳忠月工資標準的認定;2、凱陽公司是否拖欠陳忠的工資以及期間及數額;3、凱陽公司是否應當向陳忠支付逾期不支付賠償金。本院分別評判如下:
            1、本案中,凱陽公司舉示兩份勞動合同顯示,陳忠的月工資分別為1300元及1335元。根據凱陽公司舉示的經陳忠簽字的工資單上載明的陳忠工資的數額,均遠遠大于1300元及1335元。凱陽公司主張陳忠月工資為1300元及1335元與工資單載明的事實不符。對陳忠舉示的在社保部門備案的兩份勞動合同,鑒定結論雖然表明社保部門備案的兩份勞動合同的第一頁與第二頁、第三頁非同一臺打印件打印,認定陳忠偽造勞動合同依據不足,本院不予采信。故,勞動合同應以陳忠提交的在社保部門備案的勞動合同內容為準。
            對于陳忠的月工資標準,勞動合同并未約定陳忠基本工資為5500元,而是約定月工資標準5500元。陳忠提出月基本工資5500元,并將其他績效工資、津補貼納入月工資標準與勞動合同約定的內容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2、因凱陽公司在該期間發放的加班工資均為延時加班工資,工資單上加班工資數額不應計入月工資5500元內。
            陳忠請求凱陽公司支付2012年2月27日至2013年6月30日期間未足額支付的基本工資差額,以及請求凱陽公司支付2012年4月差額工資5500元,應視為陳忠對該期間工資報酬的追索。又因一審判決凱陽公司支付陳忠2012年4月1日至2013年6月30日期間的工資,陳忠并未提起上訴,表明陳忠認可凱陽公司不拖欠其2012年4月1日之前的工資。
            故,凱陽公司應支付陳忠2012年4月工資差額為工資標準5500元-應發工資3500元=2000元;2012年5月工資差額為工資標準5500元-(應發工資4536.30元-加班工資216.30元)=1100元;2012年6月工資差額為工資標準5500元-(應發工資4817.90元-加班工資677.90元)=1360元;2012年7月工資差額為工資標準5500元-(應發工資4537.40元-加班工資187.40元)=1150元;2012年8月應發工資為6234.10元,凱陽公司已足額發放;2012年9月工資差額為工資標準5500元-應發工資4891.50元=608.5元;2012年10月工資差額為工資標準5500元-應發工資4794.80元=705.2元;2012年11月工資差額為工資標準5500元-應發工資5000元=500元;2012年12月工資差額為工資標準5500元-應發工資5000元=500元;2013年1月工資差額為工資標準5500元-應發工資5000元=500元;2013年2月工資差額為工資標準5500元-(應發工資5288.5元-加班工資288.5元)=500元;2013年3月工資差額為工資標準5500元-應發工資5440元=60元;2013年4月的工資為應發工資6531.20元-加班工資1031.20元=5500元,凱陽公司已足額發放;2013年5月的工資為應發工資5857元-加班工資357元=5500元,凱陽公司已足額發放;2013年6月的工資差額為工資標準5500元-(應發工資5949元-加班工資614元)=165元。綜上,凱陽公司2012年8月、2013年4、5月已足額向陳忠發放工資。凱陽公司應支付該司拖欠陳忠2012年4月-7月、2012年9-12月、2013年1-3月、2013年6月期間的工資數額共計9148.7元。
            3、陳忠雖然就凱陽公司拖欠其工資向勞動部門投訴,但勞動部門并未責令凱陽公司向陳忠支付拖欠工資。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八十五條規定,是用人單位未足額支付勞動者勞動報酬,經勞動行政部門責令限期支付后,用人單位逾期不支付的,才應支付逾期不支付賠償金。故,陳忠請求凱陽公司支付逾期不支付工資的賠償金,事實依據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上訴人凱陽公司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對其相應的上訴請求,本院依法予以部分支持。一審判決認定部分事實不清,適用法律有誤,應予糾正。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重慶市江北區人民法院(2014)江法民初字第05630號民事判決;
            二、重慶凱陽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日內支付陳忠2012年4月-7月、2012年9月-2013年3月、2013年6月期間的工資差額共計9148.7元;
            三、駁回陳忠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5元,由重慶凱陽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負擔。
            一審案件受理費5元,由陳忠負擔;二審案件受理費10元,由陳忠負擔5元,重慶凱陽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負擔5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李盛剛
            代理審判員  喬 艷
            代理審判員  康 煒

            二〇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
            書 記 員  楊 柳
            哇沃拼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