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b9399"><form id="b9399"></form>

      <form id="b9399"><th id="b9399"><th id="b9399"></th></th></form>

        <em id="b9399"></em>

          <noframes id="b9399"><form id="b9399"><th id="b9399"></th></form>
            <form id="b9399"><th id="b9399"><progress id="b9399"></progress></th></form>

            <noframes id="b9399"><noframes id="b9399">

            刑事辯護中心

            當前位置: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 刑事辯護中心 > 毒品犯罪 > 律師辯護詞 > 

            龔xx涉嫌運輸毒品罪辯護詞

            時間:2018-05-29 16:48發布: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
              

            xx涉嫌運輸毒品罪辯護詞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接受本案被告人龔xx近親屬的委托,指派金貴仁、張宰宇二位律師擔任其運輸毒品罪一案的辯護人。接受委托后,辯護律師依法會見了被告人,聽取了其陳述和意見,有針對性地詢問了本案相關問題,又經過今天的法庭調查,對本案已十分清楚。辯護人對起訴書指控被告人犯有運輸毒品罪沒有異議,但對起訴書所指控的部分犯罪事實、毒品的數量等持有異議?,F根據事實和法律,發表如下辯護意見,供合議庭參考。

              一、起訴書中指控被告人龔xx曾于20122月運輸毒品(麻古)5323克,疑點很多、證據明顯不足,不應計算在被告人涉毒數量內。

              起訴書中指控:20122月,孫x果和陶x奎曾經聯系小張求購麻古,商定以每粒麻古人民幣12元價格交易60000(約重5323)。孫x果安排被告人龔xx以貨運為掩護,把麻古從景洪市運回永x區并給與了龔xx每粒4元,一共24萬的好處。

              從現有的證據來看有三方面:

              一是孫x果的口供:

              第一次訊問筆錄(321)他說的是陶哥給我說他安排龔三去云南景洪接貨(麻古),我們商量好龔三到了景洪后,我就將小張的聯系方式告訴龔三,讓龔三與小張聯系。問:龔三的真名叫什么?答:真名我不知道。問:是誰聯系讓龔xx開車去云南景洪接貨(指毒品)?答:是陶x奎安排的。問:龔xx得到什么好處?答:聽陶x奎說事成之后他也是每顆得4元錢。第二次訊問筆錄(321)問:龔三的真名叫什么?答:真名我不知道。問:你怎么認識龔三的?答:我們小時候就認識,我們是老表關系。問:是誰聯系讓龔xx開車去云南景洪接貨?答:是我安排的。問:你到底是第一次交代的是真實情況還是第二次交代的是真實的?答:第二次交代的是真實的。孫x果開始說是陶x奎安排的龔三去云南后來又說是他本人安排的,他說是從小就認識龔三并且是老表關系,但是不知道對方的真實名字,孫x果的口供筆錄充滿了矛盾。第四次訊問筆錄(428)問:你在公安機關的三次供述是否是事實?答:不是事實,是我吃了藥頭昏亂說的。問:你是認識龔xx和陶x?答:不認識。孫x果的口供這得出一個結論,是孫x果一直在作假供,他的口供虛假成分太多。

              二是陶x奎的口供:

              陶x奎第一次訊問筆錄(321)2011年夏天,他在打牌時認識孫x果,20121月左右,他通過孫x果認識龔三。問:龔三怎樣把麻古從云南運回重慶?答:孫x果說龔三開貨車去云南,借運水果名義把麻古運回重慶。我把麻古賣完后,我在永x區米樂迪KTV24萬好處費給了龔三。第三次訊問筆錄(419)20115月份,在永x區打牌認識孫x果,后來就成了好朋友,龔xx是通過孫x果介紹認識的,大約是在今年2月份。第一次他去收費站附近等龔xx,當時,他還不認識,是龔xx打電話叫他在那里等他的-----不久,我在永x區好樂迪KTV24萬元錢給了龔xx.

              兩次筆錄就有兩個地方有出入:

              ()第一份筆錄中陶x奎說他是在20121月份左右通過孫x果認識的陶x奎。在第三份筆錄中說是大概在2月份通過孫x果認識的。究竟是在一月份還是在二月份?在第一份筆錄中陶x奎還交代,第一次是在20122月左右的一天,孫x果約他一起購買毒品,他們在永x區一酒樓見面,當時還有龔三在場。根據陶x奎的口供可以推出,在第一次毒品運輸到永x區之前,他和龔xx就已經認識了。在第三次筆錄中他又說第一次他去收費站附近等龔xx,當時,他還不認識,是龔xx打電話叫他在那里等他的。他們之前究竟是否認識?

              ()第一次給龔xx24萬的地方矛盾。第一次筆錄中交代是在把麻古賣完后,在永x區米樂迪KTV24萬好處費給了龔三。第三次筆錄中交代是在永x區好樂迪KTV24萬元錢給了龔xx.根據我的了解永x區米樂迪KTV和永x區好樂迪KTV并不是一個地方也不是一個KTV。從上面可以看出陶x奎的口供也充滿了矛盾并無其他證據可以佐證。

              三是龔xx自己的口供:

              根據龔xx交代,他根本沒有參與第一次運輸毒品,他至今也不清楚,為什么他們要作那樣的假口供,意為何在?

              本案中第一次販賣運輸毒品罪證據也存在很多疑點。

              疑點一、缺乏(另案處理)毒品賣家小張的口供、送貨人的口供以及毒品銷售環節買家的口供。

              疑點二、缺乏小張銀行賬號資金查詢的證據以及陶x奎打款72萬元的證據。

              疑點三、缺乏龔xx東風天龍貨車(C6XX69)2012年曾經去云南景洪運輸毒品以及和小張聯系的證據。

              疑點四、缺乏龔xx獲得好處費24萬的證據,光憑孫x果和陶x奎的口供是明顯不足的。

              疑點五、60000粒麻古約重5323克是怎么計算出來的?當然也不可能有含量鑒定了。

              只有在以上證據都查清楚的情況下,才可以做到人證、物證俱全,形成證據鏈條,才可以做到證據確實充分。本次運輸毒品數量高達重約5323克,這是人命關天的事情,公訴機關在僅有被告人口供的情況下,就作為涉毒數量認定起訴,是錯誤的。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就應該作有利于被告人的起訴和定罪量刑。

              二、被告人龔xx在運輸毒品的共同犯罪中屬于從犯,依法應當從輕、減輕處罰。

              根據《刑法》關于主從犯的法律規定以及2008128日《全國部分法院審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 法[2008]324(大連會議紀要)中關于毒品犯罪案件中主從犯區分的相關規定,將從以下幾個方面闡述辯護人的觀點:

              1、犯意的提起。根據公訴機關向法庭出示的材料來看,購買毒品的犯意是由孫x果和陶x奎提起的。在20123月上旬,孫x果打電話叫陶x奎見面,他們到兩江酒店開了房間商量了去找小張購買麻古10萬粒的事情,龔xx并沒有參與商量,當時也不知情。

              2、毒資的來源。毒資120萬元,根據孫x果和陶x奎交代是他們以前做毒品的資金存放在陶x奎那里的,這次是陶x奎以賀孝瓊、王治洪的名義向孫x果提供的小張的農業銀行賬號匯款的。龔xx并沒有出資一分,這也得到了其他兩被告的認同。

              3、具體的分工和毒品的歸屬。他們具體分工是孫x果、陶x奎共同負責出資,然后,孫x果負責聯系貨源,陶x奎負責銷售。本次前去運輸毒品是孫x果再三找龔xx、他才前去的并且如果成功,購買到的毒品歸孫x果和陶x奎所有,龔xx只是得到10萬元的好處費并不是40萬。

              4、毒品的數量。根據孫x果和陶x奎的口供:他們兩個在20122月曾經去購買過一次毒品而被告人龔xx只參與過20123月上旬的運輸毒品,所以他的涉毒數量應該是8871克。

              三、被告人龔xx還具有以下法定或酌定從輕情節。

              1、屬于初犯,沒有犯罪記錄、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認罪態度好,能夠積極配合公安機關偵查工作。根據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三款規定: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

              2、主觀惡性不是很大,未實際造成危害社會的后果。

              根據被告人龔xx第一次訊問筆錄以及第二次訊問筆錄,我們可以看出,老表(x)2012年開年的時候就主動與他聯系,叫他幫忙從云南景洪方向帶點東西,由于很久沒有跑那條線了,不順路。所以,龔xx當初是沒有答應的。今年3月幾號,大約七、八號的樣子,老表又找他,讓他無論如何到景洪跑一趟,讓他幫忙把東西帶回到重慶,當時,龔xx沒有同意,老表讓他再想一下。大約312日的樣子,老表又打電話給龔xx叫他315日就到景洪來并對他說事情很簡單就帶點東西,東西帶回重慶給他10萬人民幣,還說找錢又容易去一趟景洪把東西帶回來就行了。辦案件民警問:老表讓你到景洪帶什么東西?答:他沒有對我說,他說讓我從景洪把東西帶到重慶后給我10萬元錢,我當時心里就想到了有可能是毒品。我到景洪接到老表朋友交給我的東西后就心里確定是毒品了。問:根據我們調查你所說的老表在你來之前就與明確對你提出是到景洪來運毒品回重慶?答:他沒有說??梢?,被告人龔xx運輸毒品開始是不知道的,是后來到云南接貨后才知道的,是由于自己貪圖錢財造成的卷入的。另外,龔xx本人也不吸毒,之前也沒有接觸過毒品。他與孫x果認識不久,也沒有深交,是不知道對方是販賣毒品的。所以,龔xx開始不可能知道對方叫他帶的是毒品,只是感覺應該是很貴重的東西而已。雖然運輸毒品的數量巨大,但是他主觀上運輸毒品只是為了賺取好處費10萬元,他的主觀惡性比起那種專門為毒販運輸毒品牟利的來說,是相對比較小的。而不是為了販賣毒品賺錢而運輸并且毒品沒有流入社會,沒有構成現實危害。

              3、家庭狀況,在量刑時也值得酌情考慮。

              被告人龔xx家庭現狀:父母年邁多病,他的小家庭是一家五口,妻子龍蘭無業,在家照顧孩子,他們有三個女兒,大的13歲,小的才5歲。這樣一個上有老需要贍養,下有小需要撫養的家庭,被告人龔xx是家庭中的支柱。

              四、關于被扣押東風天龍貨車(C6XX69)請求法院判令返還車主重慶市永x區揚帆外運物流有限公司。

              該車于2012321日被重慶市公安局渝中區分局禁毒支隊扣押,停放在云南省景洪市皮二車場。被告人龔xx只是公司駕駛員,該車為重慶市永x區揚帆外運物流有限公司所有,有機動車行駛證、注冊登記表、車輛購置稅完稅證明、道路運輸證、車輛購車發票等可以證明。

              綜上所述,辯護人懇請合議庭給被告人龔xx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給予從輕判決!

              以上辯護意見,請予以充分重視并采納!

              此致

            重慶市第中級人民法院

              辯護人:金貴仁 張宰宇   重慶合縱律師事務所律師

              二0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X 關閉
            哇沃拼团